(2013)伊州民二终字第457号上诉人马甲某被上诉人马乙某以及原审第三人霍城县大西沟乡XX村委会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11-26 16:10:17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伊州民二终字第457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伊州民二终字第45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马甲某,男,回族,19XX年XX月XX日出生,农民,住霍城县大西沟乡XX村二组XX街XX号。

委托代理人:熊某某,新疆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乙某,女,哈萨克族,19XX年XX月XX日出生,农民,住霍城县大西沟乡XX村一组XX巷XX号。

委托代理人:张某某,霍城县XX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第三人:霍城县大西沟乡XX村委会。住所地:霍城县大西沟乡XX。

法定代表人:董某某,该村村委会主任。

上诉人马甲某因被上诉人马乙某以及原审第三人霍城县大西沟乡XX村委会(以下简称大西沟村委会)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霍城县人民法院(2013)霍民初字第81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9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马甲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熊某某、被上诉人马乙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某某以及第三人大西沟村委会法定代表人董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原、被告系姐弟关系,其父亲马丙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给霍城县大西沟乡看护林带。2006年,按照该乡的统一安排,原由乡政府林业部门管理的林带交由村委会管理,由村委会与林带看护员签订合同。2006年3月10日,被告的父亲身体不好,在村里干部喊其到村委会签订合同时,由马甲某代为前往,马甲某在合同签订时以自己的名义与村里签订的,其父知道后尤为不满,找到村里的领导,讲明马甲某不能代表自己,于是村里与马丙某于2006年3月14日签订了一份《林业承包合同》。此后,马丙某占有使用管理该合同约定的土地,交纳相应的费用,期间由于马乙某及家人长年帮助其父料理农活及悉心照料,2011年5月18日马丙某立下遗嘱,表示其承包的土地经营权由马乙某继承,并写明承包地界,该遗嘱于2011年5月20日在霍城县公证处进行了公证,第三人对马乙某在承包期限内继续承包其父承包地不持异议。另查,原、被告的父母是单独立户生活,母亲于2011年去世,父亲于2012年去世。2012年马甲某强行耕种其父承包的土地。

原审判决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本案中马丙某生前与第三人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为有效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林地家庭承包中,承包方的继承人请求在承包期内继续承包的,应予以支持。其他方式承包中,承包方的继承人或权利义务承受者请求在承包期内继续承包的,应予以支持。马丙某生前在其妻去世后将其承包的林地和荒地立下遗嘱,由马乙某继承并无不妥。马甲某私自强行耕种其父承包的林地、荒地的行为侵犯了马乙某的合法权益,马乙某要求马甲某停止侵权,返还30亩承包地的诉讼请求依法予以支持;对马乙某主张马甲某赔偿其经济损失9 000元,因未提供证据证实,不予支持。针对马甲某提出的其与第三人签订的合同是合法有效的抗辩理由,原审法院认为,合同是双方当事人达成合意而设立、变更权利义务的协议。马甲某在签订合同时,是代表其父去签订的,而实际上却是其本人与第三人签订,在其父马丙某又不认可的情况下,视为双方就合同的主体未成合意,所以马甲某与第三人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并不成立,在此后的第三人和马丙某以行为方式并未履行马甲某与第三人签订的合同,第三人与马丙某所签订的承包合同中的权利、义务一直由第三人与马丙某之间在实际履行。马甲某并未实际占有使用管理争议的承包地,故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马甲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马乙某位于霍城县大西沟乡XX二组林带以东30亩承包地,地界为:东至河滩,南至马丁某地界,西至公路,北至马戊地界;二、驳回原告马乙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0元,减半收取35元,由原告马乙某自行承担。

上诉人马甲某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被上诉人对争议土地是否具有合法权益,应当是确认上诉人是否侵权的前提条件,但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上诉人并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合法取得争议土地,而上诉人与村委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合法取得该土地的经营权,且一直在履行该合同。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1、撤销原判,依法驳回被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2、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针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被上诉人马乙某答辩称:2006年上诉人代替父亲与村委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后我父亲不同意与村委会又签订土地承包合同,被上诉人与父亲一起耕种,且一直在赡养老人,父亲去世后由被上诉人继承该经营权。村委会认可父亲与村委会签订的合同,并不认可上诉人的承包合同,是上诉人一直抢种该地。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述称:1985年该土地由乡里管理,他们的父亲承包一片树林地,2006年该土地交由村委会管理,所以村委会要求重新签订合同,开始是上诉人去签订的合同,他父亲不同意,村委会就跟他父亲又签订一份合同,但没有把与上诉人的合同抽回来,按照1985年的那份合同,应该是跟他父亲签订的合同有效。

经本院审理,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本案中,涉及的砖木结构房屋是由上诉人马甲某建造。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谁享有30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通过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方式取得的,该承包人死亡,其应得的承包收益,依照继承法的规定继承;在承包期内,其继承人可以继续承包。”。首先,本案涉及的30亩土地是由马丙某生前以林带看护员身份与霍城县大西沟乡政府协商取得的土地承包权。因此,该土地承包方式并非“家庭承包”是“其他方式承包”,故被上诉人马乙某要求按照其父的遗嘱在土地承包期内继续承包30亩土地的请求于法有据,应予以支持。其次,上诉人马甲某以其持有的2006年3月10日霍城县大西沟乡切德克苏村村民委员会与其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主张自己为该土地承包人,但诉讼过程中,霍城县大西沟乡切德克苏村村民委员会出具《关于马丙某、马甲某林地承包合同的说明》声明其与马甲某签订的合同无效,同意履行与马丙某签订的合同。故上诉人马甲某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另,马丙某在其遗嘱中处分马甲某所建造的房屋不当,对该房屋的实际价值马甲某可另行主张。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0元,由上诉人马甲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白 瑞 芳

                   审 判 员   彭 红 梅

                   代理审判员   杨  静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孙  杰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