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带民事诉讼上诉人张甲某等五人与被上诉人黄某、冉甲某抢劫罪一案
提交日期:2013-11-04 18:40:09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3)伊州刑一终字第4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

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2013)伊州刑一终字第4号

原公诉机关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塔城分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甲某,女,苗族,19XX年X月X日生。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甲某,男,苗族,19XX年X月X日生。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乙某,男,苗族,19XX年X月X日生。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乙某,女,苗族,19XX年X月X日生。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女,土家族,19XX年X月X日生。

被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某,男,汉族,19XX年X月X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冉甲某,男,汉族,19XX年X月X日出生。

塔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塔城分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黄某、冉甲某犯抢劫罪及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甲某、胡甲某、胡乙某、张乙某、李某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2年8月16日作出(2012)塔中刑初字第1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黄某、冉甲某未提起上诉,检察院亦未抗诉,刑事判决部分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附带民事判决部分不服,均提出上诉。本院于2012年10月16日以(2012)伊州刑一终字第1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撤销塔城中院附带民事判决部分,发回重审。塔城中院另行组成合议庭,经开庭审理,于2012年11月9日作出(2012)塔中刑初字第2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不服,均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审查卷宗,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00年10月2日晚,被告人黄某、冉甲某两人因赌博输钱便产生抢劫胡某某的想法,经预谋将胡某某骗至托里县铁厂沟镇阔虎塔勒河边将其杀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为33462.5元。其中:⑴被害人丧葬费19410元。2011年度新疆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6个月总额计算,即38820元/年÷12月/年×6个月;⑵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甲某及其三个子女从重庆、广州来新疆托里县的交通费,虽然张甲某未向法庭提交相关票据(已丢失),但考虑到案发后张甲某带三子女来托里县处理相关事宜,最近又再次来托里县参加附带民事诉讼,该项费用确已发生,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关于赔偿交通费5100元的诉求,符合本案实际和法律规定,予以支持;⑶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甲某等人为处理被害人的相关事宜,造成一定的误工损失,因其未向法庭提交能够证明造成误工损失的相关证据,本院根据本案实际和案发地丧葬习俗,确认张甲某等人的误工时间为15日。因张甲某无固定收入,且不能举证证明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可以参照新疆2011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误工损失为4852.50元(38820元/年÷12月/年÷30日×15日×3人),被被告人抢劫的现金4100元。

另查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冉甲某父亲1999年让邓某某把冉甲某带到新疆,投靠其舅舅李乙某,在克拉玛依市旁边的烙矿24群打工,呆了一年,2000年跟着舅舅李乙某、李丙某、李丁某,在铁厂沟满洞山金矿打工,干了7个月左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法庭提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户口簿、身份证复印件、村委会证明,证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被害人之间的关系、出生时间等。以上证据来源合法,所证实的事实客观、真实并与本案有关联性,予以采信。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黄某、冉甲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手段抢劫公民钱款,致被害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予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以孤儿和低保人员的生活补助标准计算被抚养人的经济损失,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两名被告人的行为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故两名被告人应承担被害人的直接损失,即丧葬费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交通费、误工费等经济损失。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赔偿范围,故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关于被告人应当赔偿该二项费用的诉求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另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称冉甲某作案时系未成年人,要求增加其父冉乙某为监护人,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请求,因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冉甲某犯罪时为17岁11个月,且在此之前打工一年七个月,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故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此项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某、冉甲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33462.5元并相互承担连带责任(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一次性赔付);二、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冉乙某的起诉;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甲某、胡甲某、胡乙某、张乙某、李某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审法院程序错误,未通知被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冉甲某的法定代理人冉乙某参加诉讼并判其承担责任;适用法律错误,未支持上诉人死亡补偿金、扶养费的请求。请求依法撤销塔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2012)塔中刑初字第2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判令被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赔偿上诉人死亡赔偿金246 644元(包括扶养费137 804元)。

经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与一审一致。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庭审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冉甲某作案时虽未成年,但之前从内地到新疆打工,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作为其生活来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应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诉讼时已成年,其应对自己的行为独立承担相应的责任,其父冉乙某不应作为法定代理人参加诉讼,也不应作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承担民事责任。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主张的死亡补偿金(包括扶养费)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及有关刑事政策不符,不是直接的物质损失,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上诉人中如确有因被害人之死而生活困难的,可以申请通过救助制度来加以解决。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条、第二百四十九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李精简

              审 判 员 张智辉

              审 判 员 余世江

             二○一三年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王继华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