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案例选萃 -> 刑事案例

共同危险行为侵权责任应如何承担

发布时间:2013-04-24 15:48:24


    【案情】

    原告汪贵亭,男,汉族,60岁,农民,住巩留县莫乎尔乡农贸市场。

    被告丁忠梅,女,汉族,42岁,农民,住巩留县莫乎尔乡莫合村。

    被告刘守军,男,汉族,41岁,农民,住巩留县莫乎尔乡阿拉勒村。

    被告青吉周,男,汉族,40岁,农民,住巩留县莫乎尔乡阔克巴克村。

    被告李翠远,男,汉族,41岁,农民,住巩留县莫乎尔乡阿拉勒村。

    被告曾庆昌,男,汉族,49岁,农民,住伊宁县。

    原告汪贵亭诉称,1990年承包白布拉克土地,在地的南侧挖有一条宽4米的排水渠,并于2003年在该渠内北侧栽种速生杨,排水渠南侧即为五被告的承包地,五被告2006年私自将其地中的葵花秸秆堆放至原告排水渠内,并将秸秆等物点燃,导致原告的80余棵杨木一次性被烧死,造成了原告巨大的经济损失。2007年4月15日找到五被告交涉赔偿事宜,但部分被告不愿意承担赔偿责任,遂后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后经派出所处理未果。

    被告丁忠梅辩称,对原告所称的树被烧死的事实予以认可,但并不是被告所为,被告的秸秆是在地中烧掉的,同时表示愿意对原告的损失给予部分赔偿。

    被告刘守军辩称,被告承包地全是杂草,打草后即在地中烧掉了,并非原告所称被告种植的葵花秸秆引起,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青吉周辩称,2006年收完庄稼后当即将秸秆在地中烧掉,此后即再没有到地中去,因此原告的树被烧死与被告无关,但对其损失可以象征性的予以补偿。

    被告李翠远辩称,原告的树被烧死与被告无关,应先找到放火的人才能赔偿损失。

    被告曾庆昌未作答辩。

    巩留县人民法院查明,原告汪贵亭与莫乎尔乡阿拉勒村签订了土地续包合同,对该案涉及的数十棵杨树亦进行了约定,庭审中原告向法庭出示了签订承包地的协议书、续包合同、村委会证明、派出所证明等证据。以上证据经过质证认证能够证明原告对被烧死的树的所有权、树被烧死的原因及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同时查明2006年五被告均种植葵花,并不同程度的将秸秆等物堆放在了原告的排水渠内。该事实经原告提供的现场照片26张及被告的答辩佐证。

    2007年8月3日,在巩留县人民法院主持下原被告双方参加对现场被烧死的杨树数量予以确认,最终确定原告被烧死的杨树数量为76棵。2007年8月15日经巩留县人民法院委托,由巩留县价格认证中心对涉案的76棵速生杨的价格予以鉴定,结论为76棵速生杨总价值为15960元。

    【审判】

    巩留县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汪贵亭所属的76棵速生杨被五被告堆放在原告排水渠的秸秆失火烧死的事实成立,其损失理应得到赔偿。五被告擅自将秸秆堆放至原告的杨树下,应对其负有保管的义务,对秸秆失火造成原告的树被烧死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同时五被告在庭审过程中,就共同危险行为致原告财产造成损失的事实并没有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故判决五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5960元,五被告承担连带责任,并在承担连带责任后可以互相追偿。

    判决后被告刘守军不服提出上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洲分院以(2008)伊州民一终字第46号民事判决书维持一审判决。认为被上诉人汪贵亭的76棵速生杨被火烧死属实,有当事人陈述、证明等在卷佐证,虽然起火原因已无法查清,但上诉人及其他原审被告未经被上诉人同意擅自将葵花秸秆堆放在被上诉人林地是促成火灾发生所具备的客观条件,并形成火灾隐患,故被上诉人汪贵亭的76棵杨树被烧死,上诉人及其他原审被告是有责任的,理应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提出2006年其没有在被上诉人树旁的地里种植葵花的理由因其在一审中认可该事实,在二审诉讼中虽然否认但未能举证证实,故上诉人提出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提出树值鉴定结论违反法定程序,且内容也有误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上诉理由,因其在一、二审诉讼中未能提供证据证实,本院也不予支持,故维持原判。

    【分歧】

    这是一例共同危险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失而提起诉讼的典型性赔偿的案例,审判过程中产生了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应当判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是原告对自己提出的诉讼主张应当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且本案不属于举证责任倒置的情形。原告汪贵亭虽然拿出证据证明了其财产受到了损失,但无法证明是谁所为,即应当找谁去赔?没有承担责任的诉讼主体,应当判决原告败诉。

    第二种意见认为,该案应当认定是五被告的共同危险行为造成了原告的财产损失,但原告对其所属的林木负有监管的职责,应当判令原被告双方共同承担原告的损失,及原告应当承担30%的责任,五被告连带承担70%的责任。

    第三种意见认为,该案是一种典型的共同危险行为造成的原告的财产损失,原告所属的林木已经成才不用监管,五被告在认可原告损失的事实的基础上,查不出是谁具体实施了侵权行为即转化成了一种共同危险行为,理应由五被告连带承担全部责任。

    【分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

    共同危险行为,又称为准共同侵权行为,是指数人的危险行为有可能造成对他人的损害,但不知数人中何人造成了实际损害,法律推定数人均从事了造成损害的加害行为,是一种特殊的侵权行为,它的独特性在于加害人的不明确性和责任的连带性上。

    共同危险行为的构成要件如下:1、行为是由数人实施的,这是共同危险行为在量的方面的要求,也是共同危险行为成立的前提。2、行为的性质具有危险性,这是共同危险行为在质方面的要求。3、具有危险性的共同行为是造成损害的原因。4、损害结果不是全体共同危险行为人所致,但不能判明谁是直接加害人。5、损害结果的统一性和民事责任的连带性。

    关于共同危险行为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倒置。按照法律要件分类说分配举证责任的一般原则,受害人要求加害人赔偿,必须就自己所受的损失确实是加害人的侵权行为所致负有举证责任,但在因共同危险行为造成损害的侵权诉讼中,受害人恰恰无法证明数个实施了共同危险行为的人中究竟谁是加害者。如果囿于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受害人证明因果关系存在,无异于取消受害者获得赔偿的权利,这未免有失公平。当代民事立法潮流是充分保护受害者,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则》规定采用了因果关系法律推定的方式,规定“由实施危险行为人就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实施危险行为的人不能证明其共同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时就推定因果关系存在,行为人因此要承担责任,使受害人的损失得到公正的补偿。

    本案中五被告首先认可了造成原告林地失火是其所属的葵花秸秆所致,对原告损失更是认可,只是谁放火存在分歧意见,但不能提供其堆放的秸秆与原告林木受火灾造成损失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的证据,此时应推定因果关系存在,理应承担赔偿责任。关于加害人刘守军称2006年未种植葵花因未向法庭提供证据证明,即被告刘守军不能证明自己没有实施加害行为,也就不能将其排除在共同危险行为人之外,亦应承担赔偿责任。故关于刘守军的诉讼主张不能成立,相反原告的诉讼请求理应得到支持。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