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官艺苑 -> 法官风采

学习十八届四中全会会议精神系列征文

期待那一天

——“法官话全会”征文

  发布时间:2014-12-04 11:23:38


    

    接到征文任务时,我们这个小城的天空正飘着纷扬的雪花,我刚刚送走一位要工钱的老大爷。很巧合的是,去年的这一天,同样有一位来自外省的杨姓大叔带着相同的诉求和忧伤的表情来到我这里,因为无法提供被告的下落和联系方式,他黯然离去。

    那天我难过地在微信里表达我无能为力的心情,收获了一众同事同行的安慰和同感。之后辗转很多途径,我与被告联系上,用我自认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言语将他传来,在我的主持下,达成调解。由于被告的坚持,这不到两万的劳务费要分两次直到次年8月付完,就连第一次的支付也是在今年三月,因为要赶回家过年,同时不适应新疆寒冷的冬天,杨大叔终究是两手空空的回到家乡。然而事实上,直到今天,被告都还没有完全给付,还有5000元被告以种种理由仍然没有交到法院账户。我跟回到家乡的杨大叔通过电话,告知他可以通过执行程序,他说不想再来新疆了,也委托不了其他人,就慢慢等着吧。

    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帮到他没有,我想,在拿到钱之前,他对这法律、对法院,对我这个法官,总是有一点点的失望吧。

    类似的事情,在我们法院,在和其他同行交流中,并不少见。我们也总是在探讨,产生这样局面的根源是什么,我们总是说法治环境太差。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法律不可或缺,但法律不是万能的,这话从我们这些法律人说出,多么令人心酸。人们期待法律无处不在,期望法律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但大多数的人们,在心里并不把法律太当回事。姑且不说多少生效裁决变成执行积案,就只说说今年,从我手上送达的传票采取留置送达的就有近六分之一之多。

    当原告的人可以愤怒地说:连法院都把被告通知不来吗?当被告的人又无所谓地说:你们法院不调查一下就让他告我吗。我还听过一个被告煞有介事地说:我要反诉,反诉原告他诬告我。甚至是有些执法单位,在接到法院传票时,打着官腔说:你给你们院长汇报过没有?

    ……

    这些年来,与同事的交流中,大家都有很多觉得可笑的事和所谓的奇葩的当事人。不得不说的是,连“六五普法”都快结束了,老百姓和公职人员的法制意识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提高,我们期待良好的法治环境,然而这良好的法治环境如何得来?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闭幕已有一段时日,依法治国似乎已经提到一个高度。一个优越的社会并不是没有矛盾纠纷的社会,而是一个能够妥善解决矛盾纠纷的社会,一个稳定的社会并不是没有犯罪的社会,而是一个让犯罪者得到应有惩罚、同时震慑他人不再犯罪的社会。让每一个民众都懂法、守法,执法者都严格执法,司法者公正司法,法律得到尊重和执行,民众内心对法律敬畏,这才是依法治国最终想要实现的目标吧。

    我期待着那一天。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