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审判研讨

对建筑承包合同纠纷案件的情况分析

  发布时间:2014-07-31 17:40:36


  

    

    建设工程合同属于有名合同,在《合同法》的十六章加以特别规定。其涉及到建设工程合同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较多,如《建筑法》、《建设工程质量管理规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建设工程合同解释》)等。因此建设工程合同较之其他合同如买卖合同、借款合同、运输合同更难掌握。但建设工程合同亦属于合同的一种,当然的具有合同的一般性质,尤其与承揽合同十分的接近。现对建筑承包合同纠纷案件的情况进行以下分析。

    一、建设工程合同的概念及与承揽合同的法律关系

    建设工程合同,是指一方约定完成建设工程,另一方按约定验收工程并支付酬金的合同。完成工程量的被称为承包人,验收工程并支付酬金的被称为发包人。建设工程合同与承揽合同,同属于完成工作成果的合同。建设工程合同属于承揽合同的特殊类型,承揽合同的外延大于建设工程合同,建设工程合同也就是完成不动产工程的承揽合同。在《合同法》中之所以将承揽合同与建设工程合同分为两章加以规定,是因为建设工程合同所要建设的是不动产,依附于不可再生土地而存在,需要长期适用,适用期限常、价值大、可在很长时间内发挥较大的社会作用,事关国计民生,所以国家实行了较为严格的审批制度加以监督和管理。建设工程合同与承揽合同相比,首先在当事人主体上就有很大的不同,建设工程的主体发包人只能是经过批准的建设单位,而承包人只能是具有从事勘察、建筑、安装施工资格的法人,一般情况下,自然人不能成为建设工程合同的当事人;承揽合同当事人主体就比较随意定作人和承揽人均可以是《民事诉讼法》中的普通主体。在合同形势上相比,建设工程合同比承揽合同更为规范。承揽合同是诺成、有偿、双务、非要式合同,说明承揽合同不一定是书面的,口头约定、承诺等均具有法律效力;建设工程合同就不同,其属于要式合同,也就是所必须采用书面形势。在合同约定的内容上两者也有较大的不同,建设工程合同通常是建造较大的不动产,涉及到关于土地的开发、使用权,故需要涉及的法律较多,因此在合同约定的内容上较承揽合同相比,强制性禁止规范的限制也是较多的,当事人双方协商的约定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范。虽然,建设工程合同较承揽合同的差别较大,但仍然脱不开与承揽合同的关系,当然具有承揽合同的一般属性。如,承包人必须亲自完成工程的主要部分、承包人未经发包人同意不得擅自分包、发包人对承包人建设工程的协助义务等,都具有承揽合同对定作人、承揽人规定的相同性。在《合同法》的二百八十七条的规定“本章没有规定的,适用承揽合同的有关规定”,进一步说明了与承揽合同与建设工程合同的关系属于一般与特殊的关系,突出了在没有特殊规定的情况下适用一般规定的法理。

    二、建设工程合同无效的情形及确认无效后的处理办法

    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了合同无效的情形有: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势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以上五种是合同无效情形,前四项是合同无效的一般情形,而第五项就要根据不同的合同结合相应的法律、法规看是否具有违反强制性规定。由于建筑工程合同涉及到的利益重大,因此在《建筑法》、《合同法》《建设工程合同解释》均涉及了有关建筑合同的禁止性规定,归纳起来以下几种合同属于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

    (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施工合同;

    (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签订的施工合同;

    (三)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签订的施工合同;有可分为以下情形:

    (1)总承包单位将建设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2)建设工程总承包合同中没有约定,又未经建设单位(发包人)认可,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部分建设工程交由其他单位完成;(3)施工总承包单位将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分包给其他单位;(4)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建设工程再分包。

    (四)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签订的施工合同。

    上述情形的建筑承包合同均属于无效合同,合同无效的后果就是合同自始无效,所有依合同取得的财产及利益均应当恢复到签订合同之前。依照《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合同无效或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根据建设承包合同的特殊性,就是将材料固定在土地上成为不动产的特性,只有采取折价补偿的形式,始财产状态恢复到签订到合同之前,因此《建设工程合同解释》第二条、第三条规定了返还办法。就是工程经验收合格的可依照约定支付工程价款;工程验收不合格的如可修复,经修复验收合格的可扣除修复费用支付相应价款;工程验收不合格的,又无法修复的不支付价款。在案件实际审理中,本人认为这里的工程验收的部分并不单只已竣工的工程才能验收合不合格,如工程在诉讼过程中并没有完工,施工完的部分如能够验收合格,为达到公平、公正,发包方亦因支付相应对价。另外,应当根据合同签订双方的过失,要求过错方承担缔约过失责任,同时可以给予没收非法所得的处罚。

    在实务中要特别注意的是《建设工程合同解释》的第五条、第七条内容。第五条的规定为:承包人超越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在建设工程竣工前取得相应资质等级,当事人请求按照无效合同处理的,不予支持。在这里由于工程施工是需要一定周期的,每一个案件不可能均要等到工程竣工后才审结,故而导致了承包方在一审审结前拿不出相应资质的证明,但在一审后工程竣工前拿出了相应资质的证明。故而导致了查明事实的不确定性。因此,依据《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当事人应当在举证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交证据材料,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不提交的,视为放弃举证权利。因此,本人认为当事人只有在举证期限内,如为新证据的,最迟也应在庭审辩论终结前,同时在工程竣工前取得相应资质,才能满足本条规定的不以无效合同处理。《建设工程合同解释》第七条规定的是劳务分包不属于无效合同,在这里要搞清楚的是劳务分包与工程转包的分别。本人认为,要区分两者的关系,首先要查明主体是否是有资质的劳务承包企业,另该劳务承包企业所承包的施工,是否与其资质相符,然后根据具体情况加以判断。

    三、建设工程合同中的违约责任

    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合同中的当事人依照合同互相享有权利和负有义务,一方不履行、不完全履行合同或履行合同不适格,要向对方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但建设工程合同通过法律规定,突破了合的同相对性,总承包人对发包人负责,分包人对总承包人负责并与总承包人对发包人负连带责任。这样规定的目定就是提高建设工程中当事人的责任心,确保工程质量符合相关标准。另外需指出的是分包人承担责任的部分仍应当为自身完成的成果部分。另外,就是发包人在未按约定支付价款时,承包人享有优先受偿权。关于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根据有关规定优先受偿权优于一般抵押权和其它债权,但对于消费者交付购买商品房的全部或者大部分款项后,承包人对于此商品房不具有优先受偿权。

    本人认为,对于只缴纳首付未缴纳或办理贷款支付剩余房款的消费者,对于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来说是能难取得房屋的所有权的。因此应当在承包人优先受偿时或优先受偿后,让消费者及时拿回自己所缴纳的房款。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弱势群体的权益,才能有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