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案例选萃 -> 刑事案例

关于被告人成良超抢劫案件评析

  发布时间:2014-07-31 17:38:00


    

  

    被告人成良超抢劫案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2013)伊州刑一初字第17号。

    二审判决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3)新刑三终字第60号。

    2、案由被告人成良超抢劫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成良超,男,1991年3月1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新疆奎屯市闻莺园132幢422号。被告人成良超曾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8年8月29日被奎屯垦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1年12月29日刑满释放。2012年5月17日因涉嫌抢劫罪被奎屯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31日经奎屯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现押于奎屯市看守所。

    一审辩护人陈  敏,新疆同泽(奎屯)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辩护人油瑞霞,新疆同泽(奎屯)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余世江;审判员:孙晓刚、人民陪审员:赵晓玲。

    二审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余亮;审判员:高志立、代理审判员:顾民。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3年5月9日

    二审审结时间:2013年11月1日。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1)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

    被告人成良超在实施盗窃过程中,被他人发现后,为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项之规定,构成抢劫罪,且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追究成良超刑事责任。请依法判处。

    (2)被告人的答辩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成良超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请求从轻处罚。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成良超虽罪行严重,但其具有从轻处罚情节,且并非主观恶性极深,有悔罪表现,应对其给予从轻处罚。

    2、一审事实和证据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经公开开庭审理查明:

    2012年5月9日20时许,被告人成良超路过奎屯市乌鲁木齐西路永昌建筑公司吉得乐工地时,看见工地院子里停放一辆铲车,遂产生盗窃铲车内柴油的想法。5月10日凌晨,被告人成良超携带事先购买的4个25L的白色塑料壶、一根3米左右的塑料管,骑摩托车带王波一起来到五公里王波家商店,王波进自家商店,被告人成良超独自离开。被告人成良超来到吉得乐工地外,把塑料壶和塑料管放到林带里,遂翻入墙内,用铁棒试过铲车的油箱确定有油后,从墙外扔油壶时,被工地保安陈生明发现,被告人成良超以未偷上油为由请求陈生明放了他,却被工地另一保安陈生文拦住,陈生文欲报警带被告人成良超到派出所,被告人成良超因害怕被抓,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子,陈生文看到后用手上的钢管击打被告人成良超拿刀的右手,未将刀子打掉,被告人成良超借势夺过陈生文手中的钢管,对其实施追打,先用刀子朝其臀部刺了一刀,后用钢管击打其头部,将其打昏在地。这时陈生明从后面用砖块砸被告人成良超,并从后面抱住了被告人成良超,成良超见挣脱不掉,朝陈生明左肩部、脖子等处连捅两刀,致陈生明倒地,然后被告人成良超返回工地,拿上油壶和油管,将钢管用自己的衣服擦了一下后扔到路北边渠里。被告人成良超骑摩托车逃离现场的过程中,将四个油壶扔到废品收购站院内。回到家后,把身上穿的衣服、裤子、鞋子都脱掉,将衣服、裤子撕烂,后用塑料袋装起来,扔到绿莹里小区放垃圾的地方。刀子清洗后扔在三洋广场南面草坪上了。作案后被告人成良超来到王波的住处,对王波及其女友讲述了用刀子捅人的经过。后听王波说被捅的人已死亡,被告人将摩托车交给了在监狱服刑认识的孙新建后,便逃往阿克苏。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陈生明系被他人用锐器刺创胸部,造成左肺叶破裂、左上肺静脉破裂大出血死亡(他杀);被害人陈生文身体损伤系轻伤。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明: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及110接警记录,证实2012年5月10日凌晨3时38分,奎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指挥中心出警指令,在乌鲁木齐西路黑油渠桥头东侧100米处,有两人被打伤,躺在地上,请求出警。

    2、郑伟龙报案材料,证实2012年5月10日凌晨3时40分,其和同学从宇航网吧出来回家,行至农机场机械厂附近,看见有两个人躺在地上,满脸是血,叫其帮忙报警,就打110报警了,等到警车过来,他们就走了。

    3、破案经过,证实2012年5月10日凌晨3时38分,奎屯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奎屯市吉得乐小区一建筑工地发生一起盗窃转化抢劫杀人案,致二人受伤。接警后,通过询问受害人,摸排走访,经过DNA比对,确定成良超为犯罪嫌疑人,在阿克苏将成良超抓获。。

    4、被告人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成良超出生于1991年3月10日。

    5、被告人成良超供述,2012年5月9日下午八点左右,我从一个工地路过,看到工地里面有一辆铲车,然后我就想到晚上的时候,来这个工地搞铲车的柴油。到了凌晨三点左右,我从家里出来,骑一辆黑色的太子150型二轮摩托车,带着四个白色的25公斤的方形塑料壶,还有一根三米左右长的绿色塑料管,用一个黑色卖衣服用的那种塑料袋装着就到那个工地去了。我先把摩托车放到工地对面的一个厂子门口,离工地五十米左右,我拿着四个塑料壶(塑料壶是在三洋广场对面的农贸市场东门进去向北第一家买的)、一个黑色卖衣服送的那种塑料袋装着三米左右长的绿色塑料管(沙湾街买的),穿过马路就到工地北面的林带里,把塑料壶和塑料管放到林带里,就到工地北边的小门那,看看没有人,就从小门上面翻进去,看到栅栏是使用铁皮围的,想要是被人发现了,翻铁皮不好翻,就把小门西面铁皮的铁丝解开了。铁丝解开后,我顺着铁皮栅栏绕到铲车跟前,就把铲车的油箱盖子用手拧开了。我在铲车旁边树上撇了一根树枝,想量一下油箱里有多少油,油箱里有一个铁丝网,树枝捅不进去,就把树枝扔了。在离铲车十米的地方有一堆钢管,就拿了一根钢管把油箱的铁丝网捅破了,用钢管量了一下,有五、六十公分的油,然后把钢管扔掉,把油箱盖子拧上,走到北边铁皮栅栏边,沿着铁皮栅栏走到小门那,从小门边我解开铁丝那钻出去,去拿塑料壶和管子。我在拿塑料壶和管子时,有一辆皮卡车停在小门路西边十五米左右的地方,有人拿着电锯在那砍树,我在小门那看了有十五分钟,看没什么动静,就把塑料壶和管子拿上,来到小门那,我解开的地方油壶塞不进去,我又到小门东侧,把油壶和装管子的袋子扔进工地院子里,又从解开的地方钻进去,刚把油壶和装管子的袋子拿上,这时就有一个人打着手电过来了,我就没拿东西朝这个人走过去,这个人(穿深色西装,身高1.65米左右)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过来看看,来搞点油,要不给你点钱。这个人对我说,不要在这个工地搞东西,这个工地是他们自己的,你走吧,我就走了。我把油壶和袋子拿上扔出院子,就从小门解开铁丝的地方钻出去,刚钻出去,这时就有一个人(穿浅色夹克衫,身高1.76米左右)拿着一根一米二左右的银白色钢管从小门那翻出来,把我出去的路给堵住了,边骂边说,偷东西打死你。那个穿深色西装的人从我钻出来的地方出来,我过去就跟这个人说好话,说你刚才不是说算了吗,然后这个人就过去给拿钢管的男的说算了吧,他也没偷什么东西。拿钢管的男的说什么算了,今天不打死他才怪,然后拿出手机来找电话号码,我就过去跟他说好话,他就说不要靠近他,再靠近就打死你。这时高个子把电话拨通了,在电话里说,在工地上抓了一个偷东西的人,这个人要跑。对方说什么我不知道,这个高个子在电话里应了几句,电话就挂了。我就去找那个矮个子,跟他说你答应我让我走的,这个人就过去给拿钢管的说,我也过去说,这时小门旁边帐篷里出来一个男的,出来看了一下就回帐篷了。我把拿钢管的男的带到油壶的旁边,我拿起油壶和袋子对他说,你看我什么也没偷上,你就放我走吧,这个人用钢管把我拿的油壶和袋子打掉了,还说走,你往哪儿走,然后就用钢管打到我右边太阳穴,把我打蒙了,然后又用钢管打到我肩膀上,接着朝我头砸过来,我用右手挡了一下,钢管砸到我右手的手腕外侧,这时那个穿西装的就过去拦拿钢管的,这时我就从右侧屁股口袋拿出一把小刀。穿西装的男的看到我拿刀子出来,就到一堆砖块那,拿起一块砖对我说把刀扔掉,我说让他把钢管扔掉,这个男的又说你把刀扔掉,这时拿钢管的男的又过来用钢管打我,打到我右手拇指下面一点,然后拿砖块的男的也开始用砖块打我,拿钢管的男的又用钢管打我时,被我用左手把钢管夹住,然后夺钢管,并右手拿刀,把刀的按钮按开,刀刃就出来了,这时感觉有砖块在拍我,就感觉血往头上涌。那个被我夺掉钢管的人就往马路北侧跑,我就左手拿着钢管,右手拿着刀去追那个人,那个人跑着跑着捡了砖块就往回砸。我追到马路中间,抡起钢管朝这个人打了一钢管,把这个人打倒了,然后又朝这个人屁股、大腿那打了一钢管,打完就往回跑,准备去拿油壶和袋子,在跑的时候,把钢管用力扔到马路北边了。不知怎么回事一块砖就砸到右大腿的外侧,我抬头看到那个矮个子拿着砖朝我砸过来没砸到,这个人就从我左边侧后把我抱住,他胸部顶着我左胳膊,我右胳膊用力一挣,没挣开,就用右手拿着刀朝抱着我的这个人左侧肩膀捅了大概三刀,这个人当时就放手了。那个人放手后,我就跑到油壶和袋子那里,拿起油壶和袋子往西跑,跑到加油站那,顺着加油站东面那条土路,在离加油站100米有一个废品收购站,把油壶和袋子扔废品收购站了,又回到工地,把扔掉的钢管用自己的衣服擦了一下(防止留下的指纹),就扔到路北边渠道里。后五点多骑摩托车回到家里,把身上穿的衣服、裤子、鞋子都脱掉,发现两条腿都流血了,左腿膝盖处流血多点。后又把衣服、裤子都撕烂(这样别人看不到血迹),用塑料袋装起来,鞋子也用另一个塑料袋装好,被我扔到绿莹里靠近路边楼房放垃圾的地方。刀子在家时我用洗衣粉水洗了,又用钢丝球刷了一下,用毛巾擦干,之后用卫生纸把刀子包起来,坐3路车到三洋广场下车,在南面的草坪处,把包刀子的卫生纸去掉,把刀子扔草坪上了。我是5月12号下午四点多在红旗商场坐车离开奎屯的。摩托车交给在监狱服刑认识的孙新建了。

    被告人成良超又供述,案发当天晚上,他骑一辆黑色的太子150型二轮摩托车,带着王波去了偷油的地点,当时王波没有进去,他一个人进去的,后来逃离现场时没有见到王波。

    6、证人证言

    (1)证人陈生文证言,证实2012年5月10日凌晨3点多一点,有人来工地偷东西被我拦住,并给老板打电话,老板让报警。那人一听要报警,就从口袋掏出一把尖刀,我用自来水管打他的右手背,想把他的刀子打掉,可能力度不够,没有打掉,反而被他抓住钢管一下抢过去了。我哥哥当时离我七、八米远,我一看情况不妙转身就往马路上跑,那个男的就追我并骂,我今天弄不死你。刚跑到马路上就被那个男的用刀捅到屁股上,我没停下来继续跑,快到路中间被那个男的一钢管打在头上,就昏倒了。不知过了多久醒来,看见小偷提了四个油壶顺着马路南侧向西走了,扭头一看发现我哥躺在北侧一米远的马路上,我当时头痛的厉害趴在地上,看见有两个人从旁边走,就喊救命,那两个人就报警了。

    (2)证人郑伟龙证言,证实2012年5月10日凌晨3点多和同学武乐看到乌鲁木齐西路路边上有两个男的躺在地上,我们以为喝多了没管,准备继续走,这时一个男的一只手撑着地面坐起来,武乐看见坐起来的那个男的地上有血,然后这个男的说救救他们,帮他们报个警,他们被人打了。我就用手机给110打了报警电话,一直到警车来了,我们才走的。

    (3)证人武乐证言,证实2012年5月10日凌晨3点多和同学郑伟龙在乌鲁木齐路北侧看到被害人并报警。

    (4)证人白国付证言,证实2012年5月10日凌晨3点31分陈生文给我打电话说工地上抓了一个小偷,我问他报警没,他说报警了,小偷要走,我说不能让小偷走,把他送派出所去,我马上到,就把电话挂了。到现场后看到陈生文和陈生明在地上躺着,警察也到了,接着120救护车也到了,后就到医院了。

    (5)证人张平卫证言,证实2012年5月10日凌晨听到吉得乐工地北侧的小门处有往外放东西的响声和撞击铁皮院墙的声音,还 听到争吵声,我看了一下手机是3点35分,起床出门看到有两个人往工地南门的小门处走着说着话,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根白色的棍,他旁边站着一个人,在这两个人对面站着一个人,这时他们看见我就不吵了,往前走了几步,打开手电照了一下地上白色的东西,是三四个塑料壶,看完就回房子了,后又听到他们争吵,具体什么没听清楚。两分钟左右,听到他们的声音突然高了一声,又听到一个回应声,也很高,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可以确定是棍棒打在人身上的声音,然后就听到有跑步的声音,是从他们站的地方往乌鲁木齐路跑,其中有人说老子搞死你。然后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大约五分钟左右,我出来往南看,吉得乐北侧小门的人不见了,壶还在。这时听到有脚步声过来,看到这个人不到1米7,体态中等偏胖一点,这个人走到塑料壶的地方,壶是被栓在一起的,用手一掂几个壶就被掂起来了。从我面前路过的时候,自言自语嘟了一句话,没听清说什么,可以感觉很是不满。

    (6)证人魏宝财证言,证实他看到协查通告后,认为成良超有重大嫌疑,到公安机关反映情况。反映成良超曾向他借过钱,没借给他,过了两三天又来找他,让他找辆面包车,说想借车拉柴油,没给他借。当时他骑了一辆黑色150型摩托车,还带了几个油壶,三个白色的油壶,好像是五十公斤的,全是新的。

    (7)证人马他高证言,证实成良超2012年5月4日回奎屯,5月13日再次来到工地。5月1日期间成良超给我说要回奎屯去搞柴油拿出去卖,当时劝成良超不要做犯法的事,他说他急需钱,他每个月往家里汇2000元钱。这次回来我问他柴油搞成没有,他说车里有人没搞成,他就跑掉了。我曾问他怎么搞柴油,他说他朋友有个面包车,再买个油泵,手摇的那种,把油抽到车上的油桶里。

    (8)证人曹祥勤证言,证实前几天看到收购站院子里北面有四个白色油壶,用一个绳子拴着,后来公安人员把油壶拿走了。

    (9)证人李曼华证言,证实2012年5月19日见证了公安局侦查人员带被告人成良超指认扔刀子、扔作案时所穿的衣物及买刀子、油壶、管子的地点。

    (10)证人郭荣花证言,证实对被告人成良超在其店里买壶有印象,先是买了四个白色壶,两个50公斤,两个25公斤的。第二天又来把50公斤的壶换成两个25公斤的,并把多余的钱退给了他。

    (11)证人成丙秀证言,证实被告人成良超2011年11月、12月的时候刑满释放。5月份没干什么活,有时候和女朋友在一起,有一辆黑色摩托车,是自己老公的。5月几号到阿克苏打工去了,具体几号去的不知道。

    (12)证人米兰证言,证实记不得几月的一天凌晨4、5点左右,小超(指成良超)来到我和王波租住的房子敲门,打开门看到他满身是血,浑身都在发抖,感觉很害怕、很慌张,见他拿了一把折叠刀在袖子上擦,刀子上有血,说把人捅死了。小超好像说是捅了脖子、大腿、屁股,当时他还比划捅脖子那一刀的位置,还说刀拔出来的时候喷出来很多血。在小超出事的前几天,王波给我说,小超要弄点油让他卖,他帮小超联系买油的人。

    (13)证人王波证言,证实2012年5月10日凌晨一点左右,被告人成良骑摩托车来我家说,今晚可以去拉油了,他骑摩托车带着我到了他家,他从地下室拿了四个白色塑料壶、一根绳子、一个塑料管子和一个露了一节铁管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用透明塑料袋包着的。他就把我带到五公里那里去了,到了以后,我就拿着壶下车了,他说去找之前商量好的司机去了,我家在那片开了一个商店,我把壶放到商店背后,就进商店等他了。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左右,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被发现了,没过多久他从我家背后的旅社那边走过来给我说,油箱还没有搞开就被人发现了。我说,你不是和人家说好了么,你这样不是偷么?他说你真以为我和别人商量好买油?我哪有钱买油,说去骑摩托车了。我说油壶就在我家商店背后,你自己去拿吧,我回房去了,他说那好吧。然后我就去商店打了一个招呼,就从商店出来在马路对面等了几分钟打了一辆出租车回绿源里的房子了,打车的时候还看见一辆警车闪着警灯由东向西开过去了。大概凌晨三点多,他打来电话说出事了,他把人捅了。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见是成良超,就让他进来了。当时他脸色苍白,感觉很慌张,大腿上有很多血,有血的位置裤子好像也烂了,身上其他地方也有血。他说偷油的时候被人发现了,就打起来了,那个人拿钢管打他,他把钢管抢过来把那个人打倒了,又捅了他几刀。后来他说油壶盖子么还是什么拉到那了,要回去找就走了。他走之前把装管子的黑色塑料袋放在电视柜下面了。不知什么时候,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又来了,告诉我可能捅到那人脖子了,地上好多血,又问我有没有钱,我说没有,他就走了。大概又过了两天他又来问我借钱,我还是没有钱借给他,他说那他自己想办法,就把那个黑色塑料袋拿走了。

    7、辨认笔录

    (1)被告人成良超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其非常清楚辨认出案发时在吉得乐小区永昌建筑公司工地准备盗窃铲车油箱内柴油时使用的钢管;还辨认出案发时在吉得乐小区永昌建筑公司工地准备盗窃铲车油箱内柴油时使用的油壶。

    (2)陈生文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其非常清楚辨认出用刀将其捅伤、将陈生文捅死的是被告人成良超。

    (3)王波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其辨认出案发当天被告人成良超就是2012年5月10日去找他的人。

    (4)米美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其辨认出案发当天被告人成良超就是2012年5月10日去找王波的人。

    8、通讯记录,证实被告人成良超和王波及被害人陈生文和白国付通话的情况。

    9、被告人成良超指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其指认了作案现场位于奎屯市吉得乐小区永昌建筑公司工地内及工地北侧乌鲁木齐路段,同时指认了破坏铲车上油箱过滤网的钢管,作案后丢弃的钢管、塑料壶、衣服、鞋子、作案工具刀子及购买作案使用的油管(奎屯沙湾街日丰管店)、塑料壶(奎屯农贸市场东门五金店)、作案工具刀子的位置(奎屯市三洋超市)。

    10、提取笔录及扣押清单,证实从奎屯市丰登园东侧废品收购站内提取被告人成良超扔在此处的四个白色25L油壶,其中一个没有盖子,四个油壶用一根指头粗细的绳子通过把手栓在一起;在奎屯市吉得乐小区永昌建筑公司工地西北处一片空地上提取到被告人成良超偷油时用过的一根钢管。

    11、现场勘验检查提取痕迹、物品登记表,证实在案发现场奎屯市吉得乐小区永昌建筑公司工地及北侧乌鲁木齐西路路段提取钢管一根、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13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2米处地面上血痕、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12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4米处地面上血痕、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11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5米处地面上血痕、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7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7米处地面上血痕、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4.4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9.7米处地面上血痕、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0.2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9.7米处地面上血痕、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0.5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100米处地面卫生纸上血痕、提取托里街交汇口91.5米,西路北侧路沿石2.2米处砖一块。

    12、生物检材提取笔录,证实奎屯市公安局于2012年5月11日依法提取被害人陈生文的血样;于2012年5月18日依法提取被告人成良超的血样。

    13、伊州公(刑法)字〔2012〕111号DNA检验鉴定书,证实经检验,1、支持死者左手指甲缝擦拭物为嫌疑人成良超所留; 2、支持现场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0.2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9.7米处地面上血痕、现场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4.4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9.7米处地面上血痕均为陈生文所留;3、支持现场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13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2米处地面上血痕、现场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12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4米处地面上血痕、现场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11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5米处地面上血痕、现场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7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97米处地面上血痕、现场提取距乌鲁木齐西路北侧路基石南0.5米,西距乌鲁木齐西路与托里街十字路口100米处地面卫生纸上血痕均为陈生明所留。

    14、(奎)公(法)鉴(活)字〔2012〕092号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根据被害人陈生文面部、胸部、腰背部、双膝部损伤形态,符合钝性外力作用形成;根据其右侧臀部损伤形态,说明符合锐器刺创作用形成。鉴定意见,其损伤为轻伤。

    15、(奎)公(法)鉴(活)字〔2012〕059号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伤情检验照片证实,被告人成良超右手背部第一掌骨处可见一处呈条状,大小为3.5 cm×0.4cm皮肤擦伤痕,左侧膝部内侧可见一处大小为1.2 cm×0.3cm皮肤擦伤痕。其身体损伤系被钝性外力作用形成,为轻微伤。

    16、(奎)公(刑)鉴(尸检)字〔2012〕009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尸检照片证实,通过尸检发现被害人陈生明头部左侧颞部可见一处呈斜形大小为5.2 cm×0.2cm头皮创口,创角锐,创缘整齐,创深达骨质。鼻尖部经鼻中膈至口上唇可见一处呈斜形大小为3.1 cm×0.2cm皮肤创口,创角锐,创缘整齐,创深达肌层。左侧锁骨上窝外侧可见一处大小为3.0 cm×0.2cm皮肤创口,创角一钝一锐,创缘整齐,创深达胸腔,方向自左上方至右下方;左侧肩部左肩关节前侧可见一处大小为2.5 cm×0.1cm皮肤创口,创角一钝一锐,创缘整齐,创深达肌层。左侧小腿中段前侧可见一处大小为2.6 cm×0.4cm皮肤擦挫伤。结论,陈生明被他人用锐器刺创胸部,造成左肺上叶破裂,左肺上静脉破裂致大出血死亡(他杀)。

    17、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勘验检查提取痕迹、物品登记表、现场平面图及现场照片证实,被害人被害现场情况及现场依法提取物证情况。

    18、视听资料,证实依法审讯被告人成良超的过程及其指认现场情况。

    19、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奎屯垦区人民法(2008)奎垦刑初字第2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成良超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奎屯垦区人民法院于2008年8月29日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判决赔偿原告人经济损失48 238.8元。

    20、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监狱管理局释放证明书,证实被告人成良超于2011年12月29日刑满释放。

    3、一审判案理由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认为, 被告人成良超在实施盗窃过程中,被人发现后,为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项之规定,构成抢劫罪,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犯抢劫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成良超曾因犯故意伤害罪,被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其不思悔改,在刑满释放不足半年后,又犯抢劫罪,因其犯故意伤害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不构成累犯,依法可酌定从重处罚。

    4、一审定案结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项、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人成良超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三) 二审诉辩主张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成良超不服,提出上诉。

    上诉成良超诉称,其只有盗窃故意,没有抢劫预谋;盗窃被发现后,在陈生明经其恳求同意让其走,而陈生文用钢管击打我情急之下才拿出刀,为了脱身才伤人,主观恶性不深;盗窃是为了给父亲买药,不是为了挥霍;当庭认罪态度好,原判从重量刑不公,请求从轻处罚。

    (四) 二审事实和证据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成良超犯抢劫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五) 二审判案理由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成良超在实施盗窃过程中,被人发现后,为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罪名准确。对于成良超及辩护人提出有关从轻处罚的诉辩意见,经查,成良超归案后,虽在第一次讯问时否认犯罪,但经做工作后能够如实供述罪行,当庭悔罪;其亲属有赔偿意愿,但因客观原因未能履行;其系在盗窃过程中被发现经恳求未能脱身的情况下持刀施暴抗拒抓捕,此与盗窃被发现后立即实施暴力抗拒抓捕的行为在量刑上应有所区别;其虽在未成年时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在刑满释放不足一年又犯罪,但不属累犯。综合考虑以上因素,对其判处死缓并限制减刑可以体现罪行相适应。故对成良超及辩护人的从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

    (六)二审定案结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项、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条第二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维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2013)伊州刑一初字第17号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成良超的定罪部分;

    2、撤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2013)伊州刑一初字第17号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成良超的量刑部分;

    3、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成良超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4、对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成良超限制减刑。

    (七)解说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由盗窃转化为抢劫的案件。在司法实践中,盗窃转化为抢劫的案件,是指由盗窃在特定条件下转化为抢劫罪的一种特殊情况。转化必须同时符合以下三个条件:1、必须实施了盗窃的行为,这是转化的前提。实施盗窃的行为,是指已构成盗窃犯罪的行为,但也不排除尚未达到构成盗窃罪的法定“数额较大”,但使用暴力程度非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情况;2、必须是在实施盗窃行为的过程中,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当场”主要是指盗窃的作案现场。但是如果犯罪分子逃离现场时即刻被人发现而紧追不放,其过程属于现场的延伸,也应视为当场;3、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必须是为了抗拒抓捕。本案中,被告人成良超在实施盗窃过程中,被人发现后,为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其行为符合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项的规定,构成了抢劫罪。一、二审对本案的定性是准确的。

    对于本案的量刑,一、二审出现了较大的差异。二审法院在认定事实、证据相同的情况下,对被告人适当减轻了一审判处的刑罚,体现了罪刑相适应的刑罚处罚原则。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的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本案被告人成良超,在此起由盗窃转化为抢劫犯罪过程中,虽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二审法院考虑到被告人成良超当庭悔罪;其亲属有赔偿意愿,但因客观原因未能履行;在盗窃过程中被发现经恳求未能脱身的情况下持刀施暴抗拒抓捕,与盗窃被发现后立即实施暴力抗拒抓捕的行为在量刑上应有所区别;其虽在未成年时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在刑满释放不足一年又犯罪,但不属累犯等因素,对成良超判处死缓并限制减刑,充分体现罪行相适应刑罚处罚原则。死缓限制减刑制度,是为不是必须判处的死刑立即执行设置即为改造罪行严重的犯罪分子所必须,更为广大人民群众所认同的替代措施,使用的对象是那些罪行极其严重,判处死缓不能体现罪行相适应原则,而判处死缓同时限制减刑可以罚当其罪、更符合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犯罪分子。因此,二审法院对被告人成良超改判死缓同时限制减刑的量刑,是正确的。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