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案例选萃 -> 刑事案例

被告人舍旭东故意杀人附带民事诉讼调解案评析

发布时间:2014-07-31 17:34:07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2013)伊州刑一初字第9号。

    2、案由:被告人舍旭东故意杀人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闵风梅,女,1969年2月21日出生,回族,系霍城县三宫乡上三宫村村民,住该村上三宫路3号,系被害人妻子。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贵升,男,1928年1月17日出生,回族,系霍城县三宫乡上三宫村村民,住址同上,系被害人父亲。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世军,男,1989年10月1日出生,回族,系霍城县三宫乡上三宫村村民,住址同上,系被害人长子。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马世杰,男,1993年1月10日出生,回族,系新疆财经大学大一年级学生,住址同上,系被害人次子。

    共同诉讼代理人王淳,新疆同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舍旭东(经名西拉),男,1970年9月30日出生,身份证号652423197009301178,回族,小学文化,霍城县三宫乡上三宫村村民,住该村农田路南一巷20号。因涉嫌故意杀人于2012年8月18日被霍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30日经霍城县检察院批准逮捕。现羁押于霍城县看守所。

    辩护人田国军,新疆同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张智辉;审判员:孙晓刚、余世江。

    6、审结时间:2013年4月25日

    (二)诉辩主张

    1、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

    被告人舍旭东使用菜刀砍被害人颈部,致使被害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构成故意杀人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被告人舍旭东的刑事责任。

    2、被告人舍旭东辩解意见

    被告人舍旭东称,在被马占文殴打十分气愤的情况下,为吓唬对方,挽回自己的面子,使用菜刀刀背划其颈部一刀,没想到后果的严重性,愿认罪悔罪。自己的行为给双方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伤害,希望法庭能给其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对其从轻处罚。

    3、辩护人的辩护意见

    辩护人田国军认为,1、被告人在被被害人殴打的情况下,用菜刀刀背划其颈部一下,该菜刀刀背突起部分恰有刀刃,法医鉴定结论中被害人颈部创口形成的原因不明确,被告人主观上不具有杀人的故意,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2、被告人发现被害人颈部流血后,即停止持刀伤害行为,存在犯罪中止情形;3、被告人案发后主动到派出所投案,并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4、被害人对案件引发有一定过错。综上所述,请求法院对被告人从轻判处。

    (三)事实证据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公开审理查明,2012年8月17日22时30分许,被告人舍旭东将自驾的新FK5157灰色开瑞牌小型普通客车停放在霍城县三宫乡上三宫村东清真寺门前,该清真寺管理人员被害人马占文(经名卢娃子,男,殁年45岁)以刚铺好的水泥地面为由阻止其将车停放在此,双方为此发生争执。马占文将舍旭东拉至清真寺旁小桥附近,双方再次发生争执,马占文将舍旭东打倒在地,继而发生相互厮打,清真寺做礼拜的前来围观人员将其劝解拉开。后舍旭东返回清真寺厨房拿出一把菜刀朝马占文颈部砍了一刀,马占文因左颈部总动脉、颈静脉破裂致急性失血性休克而当场死亡。舍旭东作案后即打电话并前往霍城县公安局三宫派出所投案自首。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在本院主持调解下,被告人及其亲属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闵风梅等人就附带民事赔偿部分达成调解协议,扣除已付1万元,被告人亲属代为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闵风梅等人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0万元(已履行),本院已另行制作刑事附带民事调解书。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接处警经过、破案经过、通话清单证实,2012年8月17日22时49分,舍旭东用13109088488手机先后拨打120及霍城县公安局三宫派出所电话,并报案称:其在霍城县三宫乡上三宫村东寺门前杀人了,23时10分左右舍旭东到该派出所投案自首。

    2、霍公(刑)勘(2012)08023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平面示意图、照片证实,现场位于霍城县三宫乡上三宫村二组上三宫路东十三巷东寺门前的路上,路为东西走向。现场东侧两米处有一条水渠,水渠上有一座小桥。现场南侧为上三宫村东寺,无大门。尸体头部距离桥北侧桥墩3.5米,东侧1米处有一沙堆,尸体仰卧于路中间,头朝东北方向,脚朝西南方向。尸体颈部、面部和上身有大量血迹,尸体头部和上身下的地面上有一处130厘米×72厘米血泊,该血泊东侧20厘米处有一处40厘米×30厘米血泊。在北侧桥墩向北1.5米处的水渠里发现一把菜刀,菜刀为黑色塑料刀柄,刀柄长12厘米,刀背长18厘米,刀背的顶端有长3.5厘米的突起,突起部位有刃,较为锋利,突起上有小豁口;刀刃为向外突起的圆弧,刀刃长22厘米,刀刃上有血迹,在刀柄上提取一枚带血的指纹。

    3、霍公(刑)鉴(尸)字(2012)076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尸检照片证实,死者马占文颈部喉结处见一模型哆开切割创口,大小为14×6厘米,创口边缘整齐,创口两角较锐,深达组织2.5厘米,现场提取的菜刀可形成此创。马占文系生前被他人用菜刀砍断左颈部总动脉、颈静脉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4、现场勘验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证实,侦查机关现场提取菜刀一把,提取菜刀、舍旭东所穿衣物上血迹等,并进行了拍照固定。现场提取的菜刀经舍旭东辨认系其作案工具。

    5、伊州公(刑法)字(2012)0174号DNA检验鉴定书证实,现场提取尸体身下、尸体东侧地面上的血迹;舍旭东右前臂、花格短袖衬衣前腹部血迹;菜刀刀刃上血样、菜刀黑色把子上擦拭血痕均为死者马占文所留。

    6、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舍旭东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从10把不同的菜刀中辨认出其砍被害人所使用的菜刀。

    7、侦查实验笔录证实,案发时现场的光线条件很差,相互之间只能看见对方人影,无法看清其他细节。

    8、证人证言

    (1)马建虎证实,2012年8月17日22时许,其到三宫乡三大队三队清真寺去做乃麻子,在清真寺吃完饭就在里面坐着,听到外面有人争吵,看到舍旭东和马占文相互推搡,过去将他们拉开。不一会舍旭东从清真寺出来朝着其和马占文走来,手里好像拿着东西,马占文也朝舍旭东走去,两人碰面后,马占文就倒在桥附近沙堆前了,其跑过去见马占文脖子流血,赶紧用手捂住其脖子,旁边的人递了一条毛巾,马占文一动不动,有人打120,不一会警察就来了。打架原因是清真寺前面有一块刚铺好的水泥地,还没有完全干,马占文不让舍旭东在上面停车。

    (2)马文昌证实,当时还有十来分钟就做礼拜了,陈长云跑来说外面出人命了,其跑出去见卢娃子躺在地上,马建虎在旁边捂着其脖子,卢娃子脖子还在冒血。问是谁干的,没人吭声,转头见西拉站在车尾,没带白帽子,其给旁边人说打120,再转头西拉不见了,当时卢娃子就没气了。清真寺还有一把以前用的旧菜刀,长时间没用了。

    (3)腊俊清证实,2012年8月17日晚上北京时间10点左右,其准备在上三宫村东清真寺做礼拜,西拉直接将车停在清真寺刚打的地坪上,西拉与卢娃子为此吵起来,卢娃子说有啥事到外面去说,二人到清真寺门口水渠对面往北十几米的桥旁边,当时跟过去的人特多,自己也跟了过去。二人吵了几句,后来就看见卢娃子把西拉打了,是卢娃子先动的手,卢娃子把西拉打到后,西拉站起来,二人继续打。后被人拉开,大家散了,准备去做礼拜,不一会听见卢娃子喊了一声哎哟,跑到跟前见马建虎扶着卢娃子站着,卢娃子脖子往外流血,后慢慢倒下,马建虎一直用毛巾捂在其脖子上止血,听别人说西拉用菜刀把卢娃子砍了。

    (4)马建学证实,2012年8月17日晚上北京时间9点半左右,准备在清真寺做礼拜和人聊天,见西拉将面包车停在刚打的地坪上,清真寺代表卢娃子不愿意,二人吵起来,卢娃子说有事到外面说,当时跟过去的人特多,自己没去凑热闹,但听到巴掌扇到脸上和拳头打在身上的声音,围观的人喊拉开拉开,接着见西拉返回清真寺。听见我哥马建虎对卢娃子说西拉好像进去拿东西了,小心一点,卢娃子当时也没在意。后听陈长云喊拉开,不知谁喊了声哎哟,跑到跟前见卢娃子躺在地上,我哥双手捂着其脖子,脖子往外冒血,听别人说是菜刀砍的。

    (5)陈长云证实,2012年8月17日22时许,东寺开始做礼拜,大概二十来分钟休息期间去上厕所,有人说西拉和卢娃子在打架,自己走到跟前二人已被拉开。围观的人往寺里走,其跟在卢娃子后面,走到沙堆时,卢娃子说哎哟不行了,其用手电筒一照,见卢娃子脖子往外飙血,后就倒在地上,马建虎赶紧将其脖子捂住,其到寺里叫理事长马文昌,马文昌和马占仓都出来了,马文昌说打120,卢娃子当时就没气了。打完电话几分钟,派出所的人就到了。当时西拉砍完卢娃子站在旁边,手里拿着刀,是黑色切菜的大刀,可能锈了。

    (6)陈军证实,其骑摩托车到清真寺见二人厮打,因西拉把车停在清真寺门口地面上的事打起来了。其从洗房出来,碰到西拉,把他肩膀抓了一下,说算了,西拉将其甩开往清真寺门口跑,看拦不住也没跟过去,过了一阵知道出事了。过去见卢娃子不行了,后警察来了。

    (7)陈秀英证实,马文昌请她在清真寺做饭,案发当天晚上其将两把新买的菜刀拿回家了,没发现厨房里还有其他刀子。

    (8)马占仓证实,自己当时不在现场,被陈长云喊出去后,见弟弟躺在地上,脖子一直在流血,马建虎用手捂着其脖子,让打120,自己说不行了,血已流完,从寺里拿了一条毛巾将弟弟双脚绑在一起。听说是和西拉打架,被西拉打的。

    (9)闫存贵证实,2012年8月17日新疆时间8点半左右,骑摩托车准备到清真寺做礼拜,距清真寺200米左右处见西拉往巷子外走,神色慌张,拦住说要去派出所,就把他送到派出所,其返回清真寺做礼拜,后来知道西拉杀人了。

    9、被告人舍旭东供述证实,2012年8月17日下午8点多,其开车到三大队东寺做礼拜,将车停在东寺门前,东寺学东卢娃子出来说车停的位置不对,把土带到水泥地上了,双方为此吵打起来,对方先动的手,当时旁边有人拉架。后从东寺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出来,也没人拉其,卢娃子还说“你来!你来!”,当时气的不行,拿着菜刀就朝其脖子上砍了一刀,被害人就倒下了。有人打120,自己也打120了,但没打通。当时也害怕了,就让一骑摩托车小伙子带其到派出所投案。自己是左撇子,是左手拿刀,刀背朝上,跑的过程中刀刃转过来的。被告人舍旭东供述的犯罪时间、地点、情节和手段与上述证据相符,且可相互印证。

    10、同步录音录像光碟五张及制作说明证实,侦查机关依法审讯舍旭东的过程;舍旭东指认案发现场、砍被害人地点、获取作案工具地点等。

    11、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舍旭东及被害人马占文的年龄等身份状况。

    12、调解协议书、谅解书及收条证实,本案民事赔偿部分达成调解协议并履行完毕,被害人亲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

    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并形成证据锁链,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并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四)判案理由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认为,被告人舍旭东与被害人马占文系同村村民,双方因琐事发生纠纷后,不能采取正确途径加以解决。被告人舍旭东无视他人生命权,持刀不计后果砍被害人马占文要害部位致其死亡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舍旭东故意杀人的罪名成立,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舍旭东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用刀背划被害人颈部致其死亡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本案存在犯罪中止的情形。经查,被告人舍旭东因一时激愤而突发犯意,对被害人的死亡后果持放任心态,属间接故意杀人。我国刑法中的犯罪中止,是指在犯罪过程中,行为人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而未完成犯罪的一种犯罪停止形态。本案中,舍旭东并没有放弃犯罪的意思表示,也没有实施任何行为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故不属于我国刑法理论中的犯罪中止。经综合分析,案发现场提取菜刀刀刃上的血迹与尸体检验鉴定书检验的创口形态(大小、深度)相吻合,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称系用菜刀刀背划伤被害人颈部致其死亡的辩解意见与本案事实、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纳。鉴于本案系因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存在过错,被告人舍旭东案发后投案自首,认罪悔罪,其亲属能积极代为赔偿,并取得被害人亲属谅解,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舍旭东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有自首情节,被害人对引发本案存在过错,应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五)定案结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州分院根据认定的事实、证据和上述判案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人舍旭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六)案件评析

    本案是一起附带民事诉讼的故意杀人案,鉴于被告人亲属能积极代为赔偿,取得被害方谅解,法院考虑被告人具有自首法定从轻情节,被告人真诚悔罪、积极赔偿等酌定从轻情节依法对被告人从宽判处的典型案例。该案合议庭成员将调解工作贯穿案件审理始终,通过大量细致工作,释法明理,最终促成双方当事人达成赔偿协议,既避免了因民事部分没有妥善处理而影响量刑,出现上访闹访,又使被害方的权益得到切实维护。最大限度地实现“案结事了”,最大限度地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该案的审理也很好地贯彻了新刑事诉讼法解释中关于“对于调解结案的,赔偿数额不受限制”的相关法律规定。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