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审判研讨

关于审理涉及农牧区土地承包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

(2009年9月28日自治州分院第32次审判委员会通过)

发布时间:2013-04-24 12:44:25


    

    第一条 为稳定和完善农牧区家庭承包经营体制,维护农牧区稳定,充分保障农牧民的合法权利,规范涉及农牧区土地承包纠纷案件的审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称《解释》)等有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结合自治州审判实际,制定本指导意见。

    一、   审理土地承包纠纷的原则

    第二条 审理农牧区土地承包纠纷案件,应当遵循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维护农村和牧区稳定,平等保护农牧民和集体合法权益的原则,有利于促进农牧业增产、农牧民增收、农牧区繁荣,有利于进一步解放和发展农牧区社会生产力,有利于加快形成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新格局,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

    第三条 审理涉及农牧区土地承包纠纷案件,要注重加强诉讼调解,促使当事人在平等自愿基础上达成调解协议。特别是对群体性涉及农牧区土地承包纠纷案件,要加大调解力度,防止矛盾激化,尽可能发挥人民调解组织的作用。按照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涉及人民调解协议民事案件的有关规定,依法维护人民调解协议的效力。

    第四条 审理涉及农牧区土地承包纠纷案件,要充分利用繁简分流和速裁工作机制,快速化解农牧区土地承包纠纷,提高诉讼效率,降低诉讼成本。人民法庭要加大巡回办案力度,就地立案,就地审判,当即调解,当即结案,就地执行,切实方便农牧民群众诉讼。对因发生纠纷可能影响生产的,可责令先行恢复生产,恢复生产所发生的费用由过错方承担。

    第五条 要积极引导当事人利用农村土地承包仲裁、人民调解等途径解决纠纷,切实减少纠纷解决的层次和环节,降低化解矛盾的成本支出。注重与基层政府、村民自治组织等多元纠纷解决主体的联动协作,构建农牧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争取将矛盾化解在诉前。

    第六条 认真落实司法救助制度。对经济上确有困难的农牧民当事人,特别是特殊困难群体,要依法采取缓、减、免交诉讼费的措施,确保符合救助条件的农牧民当事人打得起官司。

    第七条 人民法院审理涉及农牧区土地承包案件,应依法充分行使法官释明权,强化诉讼提示和指导,引导当事人正确行使诉权,减少诉讼风险;当事人诉讼请求明显不成立的,可以告知其变更诉讼请求或者撤回起诉。

    二、关于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受理及诉讼主体

    第八条 下列涉及农牧区的土地承包纠纷,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应予受理:

    (一)涉及农牧区土地承包合同的效力、履行、变更、解除、撤销、违约赔偿等合同纠纷;

    (二)发包方违法收回、调整土地承包经营权、侵害妇女承包经营权或第三人侵害承包经营权等侵权纠纷;

    (三)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出租、互换、转让等流转纠纷;

    (四)承包地征收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分配、青苗补偿费分配、安置补助费分配及土地补偿费分配纠纷;

    (五)林地承包经营权继承及其他方式承包经营权继承纠纷。

    第九条 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第三人在政府主导下,代耕他人承包地并与所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之间产生纠纷,第三人起诉主张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不予受理。已受理的,驳回起诉或劝解撤回起诉。

    第十条 争议双方对同一块土地或草场均持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草原证或林权证而发生纠纷,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不予受理,并告知先通过行政程序确认权属。

    第十一条 当事人认为其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而被排除于分配范围之外产生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不予受理,并告知当事人通过村民自治或行政途径解决。

    第十二条 当事人对征地补偿费标准不服,提起民事诉讼的,不予受理。告知当事人向县级以上政府申请协调,或申请批准征用土地的人民政府进行裁决。

    第十三条 当事人以集体经济组织私自截留土地补偿款构成侵权或以用于分配的土地补偿费数额纠纷提起民事诉讼的,不予受理。但截留青苗补偿费、地上附着物补偿费的除外。

    第十四条 以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其他方式承包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当事人约定以商事仲裁作为解决纠纷的方式,裁决后当事人又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不予受理。

    第十五条 当事人在收到仲裁机构做出的仲裁裁决书后,逾期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并应告知当事人裁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可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申请强制执行。

    第十六条 实行家庭承包的,农村承包经营户为当事人,农户成员有多人的,由其农户代表人进行诉讼。农户代表人以个人名义起诉或应诉的,告知代表人应当变更农村承包经营户为当事人。

    农户代表人依照《解释》第四条的规定确定。

    第十七条 承包方在承包期内以转让、转包、出租或者互换等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因承包经营产生纠纷的,接受流转方可列为第三人。

    三、关于家庭承包合同纠纷的处理

    第十八条 发包方违反民主议定原则,越权发包的,应当认定该承包合同无效,并根据当事人的过错,确定其应承担的赔偿责任。

    第十九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发包方可以依法解除土地承包合同:

    (一)承包人全家迁入设区城市的;

    (二)承包方六个月前以书面方式自愿将承包土地交回发包方的;

    (三)承包土地全部被国家征用或者征收的;

    (四)承包人全家加入外国国籍并移居国外定居的。

    承包期内,发包人以承包方全家迁入小城镇落户或家庭成员中有外出经商务工、升学、服兵役或者服刑、死亡等为由主张收回承包土地或收回承包土地份额的,不予支持。

    第二十条 承包方以其土地或草场承包经营权进行抵押或者抵偿债务的,应当认定无效。但承包人与债权人约定以其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收益抵偿债务的除外。

    第二十一条 家庭承包合同被确认无效,承包方要求受益方补偿其合理投入的,应予支持。如果补偿不足以弥补其损失的,承包方可要求发包方按其过错大小予以赔偿。

    第二十二条 农牧区土地承包经营户家庭内部就土地、林地或草场承包经营权产生纠纷的,人民法院原则上应以承包合同或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草原证、林权证所确认的耕地、林地、草场面积为限,在承包经营户家庭成员之间进行平均或酌情分割各自享有土地经营权的份额。

    承包方是夫妻,在承包合同履行期间解除婚姻关系时,就其承包经营的权利义务未能达成协议,且双方均具有承包经营主体资格的,可根据承包合同、经营权证规定内容,并适当考虑家庭人口、老人的赡养、未成年子女的抚养以及有利于生产经营等具体情况,对其承包经营的土地使用权进行分割。

    第二十三条 承包方分户或者离婚,家庭内部就土地承包经营权分割达成协议或分户方、离婚双方按照各自份额重新与发包方签订书面承包合同的,应予确认。发包方主张分户方或离婚双方对原承包合同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应当予支持。

    第二十四条 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发包方请求收回其原承包地的,不予支持;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发包方请求收回其原承包地的,不予支持。

    第二十五条 夫妻一方婚前以家庭承包方式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离婚时另一方主张分割承包经营权的,不予支持。但子女与不享有承包经营权方共同生活的,可分割该子女应享有的土地承包份额。

    四、关于流转合同纠纷的处理

    第二十六条 家庭承包成员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家庭户主或者其他成员流转承包土地,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家庭成员共同意思表示的,其他家庭成员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

    以不同意、不知道或与第三人恶意串通主张流转合同无效、撤销或解除的,由主张一方举证。

    第二十七条 流转期限超过了承包期限的,超过期限部分的承包内容无效。流转期限不明确的,流转方可以随时解除合同,但不得少于一个农业周期或牧业周期。

    第二十八条 耕地流转合同的主要条款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对国务院或地方行政区域依照规定划定的基本农田改变土地的农业用途或者占用基本农田建窑、建房、建坟、挖砂、采石、采矿、取土、堆放固体废弃物或者从事其他活动破坏基本农田的,合同无效。

    为发展多种经济成分,流转合同约定在承包的基本农田保护区以外的农用地上从事养殖业、畜牧业、种植其他经济作物等大农业范围内生产的,发包人、承包人或其他利害关系人以流转合同改变农业用途主张无效的,不予支持。

    第二十九条 草场流转合同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改变草场牧业用途或者占用草场建房、挖砂、采石、采矿、取土、堆放固体废弃物或者从事其他活动破坏草场的,流转合同无效。

    第三十条 承包方就同一土地签订两个以上流转合同,流转合同的接收方均主张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以转让、互换方式流转的,由已经取得登记的流转接收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均未登记的,由合同生效在先的流转接收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无法确定生效时间的,由已经合法占有并作出实际投入的一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

    (二)以转包、出租等方式流转的,由合同生效在先的流转接收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衍生的承包权或承租权。无法确定生效时间的,由已经合法占有并作出实际投入的一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承包权或承租权。

    根据前款规定未能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承包权、承租权的一方,可要求受益方补偿其合理投入。如果补偿不足以弥补其损失的,可要求转发包方按其过错大小予以赔偿。

    第三十一条 承包方以转让方式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发包方以下列理由不同意转让的,应予认可:

    (一)承包方尚不具有稳定的非农职业或者稳定的收入来的;

    (二)转让合同存在强迫签订的情形的;

    (三)转让行为改变土地的农业用途的;

    (四)转让期限超过承包合同的剩余承包期限的;

    (五)转让合同的受让方不具有农业经营能力的;

    (六)转让行为侵害了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优先承包权的。

    第三十二条 承包方以转让方式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应当经发包方同意。承包方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虽没有证据证明发包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但流转合同的受让人已实际耕作承包地一年以上,发包方未明确表示不同意见的,视为发包方同意。

    第三十三条 流转合同届满或中途依法解除流转合同的,对流转土地上修建的附属设施的处理双方有约定的,依照约定。没有约定的,接受流转的经营权人有权取回在流转土地上修建的附属设施。接受流转人不同意收回,且保留附属设施对土地使用有益的,发包人、流转人或受益人应当给予相应的补偿。

    第三十四条 承包方转让承包林地的公益林的林木资产,未取得林业主管部门采伐许可手续的,一般应认定转让协议无效。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认定转让合同有效:


关闭窗口